首页 女性话题 航空资讯 读书心得 家电资讯 电脑资讯 农药资讯 农业信息 求职招聘 房产资讯 影视头条 人工智能 小说 更多
首页 » 小说» 内容正文

光阴似箭爱你不变小说许弋年秦斐

发布时间:2020-10-14 14:24:00

小说《》,主要讲述了许弋年秦斐之间爱恨情仇的虐恋。为您提供光阴似箭爱你不变小说阅读,光阴似箭爱你不变故事非常精彩。他那眼神里裹杂着许弋年不懂的恨,他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,仿佛要把许弋年的脖子拧断了一样。

内容精选:

秦斐修长微凉的手指沿着t恤的下摆进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他摸到了许弋年的后腰。

许弋年有两个腰窝,是他的敏感处,秦斐的手指故意作祟,不到片刻,许弋年已经浑身发软了。

秦斐没有吻他,但眼神却一瞬不瞬的盯着他。

许弋年眼睛很大,眼眶发红的时候简直就像只小兔子,像是故意勾引人去欺负他。

“秦斐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同意?”

许弋年知道他在问什么,秦斐的手已经挑开了他的内裤,正在恶意的揉捏着他的臀。

他咬着唇,怕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,控诉的看着秦斐。

秦斐突然笑了一声,“不过,你已经签字了不是吗?”

许弋年还没明白秦斐话里的意思,那人的吻已经狂风暴雨般的落了下来。

许弋年被秦斐折腾得成了一滩泥。

他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看着慢条斯理穿衣的秦斐,心里跟吞了黄连一样,明明不是哭包,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。

秦斐听到许弋年的哭声,打领带的手微微一顿,随后面不改色的转身,扔了一份文件在许弋年的面前。

“以后,我有空的时候会过来,提前会短信通知你,自己做好准备。”

许弋年一头雾水,手指却不受使唤的翻开了文件的扉页,当他看到那几个熟悉的大字时,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

包养协议……

过了半响,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“秦斐……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秦斐嗤笑了一声,“你不是已经签字吗?”

紧接着,他话音一顿,近乎嘲讽的开口,“怎么?钱都拿了,不愿意干活?”

他刻意的加重的“干”这个字。

许弋年这些年得过且过,但他不是傻子,看到最后一页的落款签名时,压在他心脏的那块巨大石头砸在了他的心尖上,豁开了一个大口子,呼呼的漏风。

现在想来,那日的一切都透着古怪,原来一切都是秦斐和主任给他下的套儿。

怪不得,怪不得,他一个顾问的报酬都是他小半年的工资了。

原来,那是秦斐给他的包养费。

呵……许弋年指尖颤抖,一把抹掉了脸上的眼泪,比哭还难看的笑了出来,“好啊,既然你钱都给了,我也不会消极怠工!”

“只是,我上赶着的时候你不屑一顾,现在处心积虑是要做什么?”

听到许弋年的话,秦斐整个人突然阴沉了下来。

脸上带着暴风雨般的狂躁,俯首捏住了许弋年的下巴,“因为,我恨你啊!”

他那眼神里裹杂着许弋年不懂的恨,他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,仿佛要把许弋年的脖子拧断了一样。

许弋年脸色铁青,秦斐慢慢的松开了手,厉声道,“因为我恨不得弄死你!别出去乱搞,我喜欢干净的东西!”

“东西”二字刺激着许弋年的自尊心,可从他喜欢上秦斐的时候,哪里还有什么自尊心。

他忍着心口的锐痛,依旧笑着说,“好!”

秦斐没有一丝留恋的走了,许弋年拖着浑身斑驳的身体去了浴室。

出来的时候,手机上有五个未接电话,都来自他的母亲。

今天是周六,许弋年被秦斐这么一闹,早忘记了回家。

电话一拨回去,何汝嫣尖锐刻薄的话语就传了过来,“你是不是又和男人在鬼混,许弋年,你就那么喜欢被男人操?”

“你和你爸一样,都是只知道摇着屁股买的贱货!”

这话多难听,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给说的话。

许弋年未说一句话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何汝嫣像是疯了一样的,不停的打电话,许弋年心神俱疲,直接关了手机。

第二天他去学校,先去找了主任,把那些稿费一份不动的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。

“主任,我不缺钱,这次就当帮忙了……这些钱,我受之有愧!”

主任因为这件事,对许弋年心有愧疚,“这个……是不是伤到了你的自尊心?”

许弋年还没有开口,主任就说明了事情的原委。

许微凉腿根还在发软,听了主任的话,他笑了笑,“主任,我真的不缺钱,我父亲给我留了不少遗产,所以这些钱麻烦您还给瑰丽那边!”

许辞当年死的时候的确留了不少钱给许弋年,但他一分都没要。

因为他恨这个同性恋,死于艾滋病的父亲。

他更怕父亲的曾经就是自己的未来。

主任拗不过许弋年,只好依了他。

许弋年从主任办公室出来,心神俱疲,但当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发现他母亲何汝嫣在椅子上等着他。

一看到何汝嫣,许弋年眉头紧蹙,耐着性子走到她面前,“您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是你妈,怎么就不能来了!”

何汝嫣语气很冲,但碍于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,倒没有说过分的话,“你先去上课,我们中午去外面吃饭!”

许弋年的第一想法就是拒绝,但何汝嫣大有一副他不答应就闹起来的模样。

中午,何汝嫣开着她的红色宝马载着许弋年去了市中心的西餐厅。

靠窗的位子,视野极佳,何汝嫣做作的切着瓷盘中的牛排,小口小口的吃着,时不时的嫌弃一下菜色的品相。

许弋年低垂着脑袋,食不知味。

终于,何汝嫣结束表演,放下了刀叉,那双被浓妆遮盖的眼睛闪烁着嫌恶的光芒,“我前几天听人说你去gay吧吊男人去了?”

“您听错了。”许弋年始终面无表情。

何汝嫣冷笑了一声,“我告诉过你,许弋年,如果你还跟男人鬼混,我就把这些照片贴在你们学校的宣传栏,我看还有哪个学校会聘用你做老师!”


校宝家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family
丽丽信息网